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富二代网红直播晒千万存款 家族企业却被指拖欠工程款

富二代网红工地直播“翻车”了

“搬砖小妹”晒千万存款 家族企业拖欠近32万工程款?

成都商报-红星新闻记者 杨佩雯

实习记者 肖皓月

“今天我要去体验搬砖小妹的一天,我瞒着家里人潜入自家的建筑项目。现场所有人不知道我是集团大小姐。”网红博主@曹译文iris 在视频中说。

不过,曹译文在视频中的种种举动引发了网友的愤怒,有人指责曹译文在视频中的操作并不规范,也有人指责她是在炫富,而且还嘲讽普通的打工者群体。

据天眼查App,疑似曹译文的家族企业上个月刚因32万元的执行标的被列为被执行人。而视频中,她晒出了自己的银行存款高达1550万元!

11月19日,负责曹译文相关商务的人员告诉记者,对于现在外界的关注,他们“非常惊慌,正在处理中。

集团大小姐体验“搬砖小妹” 视频中秀银行存款高达1550万元

据红星资本局不完全统计,目前曹译文在微博、B站等平台的粉丝有238万。她从2018年年末开始在B站等平台发布视频,视频多是揭秘数百万的高定礼服、钻戒和包包等。总之,她在视频中展现给网友的都是“有钱的富二代”形象。

在10月24日发布的一期视频中,曹译文一改过去的风格,声称要隐瞒自己的身份去自家公司的建筑项目,变成“搬砖小妹”进行打工体验。

不过,所谓的“搬砖小妹的打工生活”遭到了网友的质疑,因为她在视频中的表现更像让建筑工地的一群员工陪着她玩过家家的扮演游戏。

在她到达工地的时候,项目经理和项目监理等都亲自出来迎接,而且,当有人提示她进工地前不戴头盔要罚款时,她完全没有隐瞒之意,转过来对镜头称“这个罚价还是我们定的”。

曹译文在视频中先后体验了混凝土工、钢筋工和普通木工等工作。

“到时候房子收工的时候,我就跟爸爸说,我要哪一栋的哪一户,因为那里面有几个钉是我钉的。”曹译文在视频中说。

在结束打工体验后,工头立刻向曹译文转账当天的工资200元。在视频画面中,工头看到了曹译文的银行余额高达1550万元,并对镜头露出了惊讶不解的神情。

由于这段画面的镜头从不同角度多次切换,这也被认为是摆拍留下的痕迹。而对网友来说,整个视频最令人不适的是,视频标题以傲慢的姿态对这一次的打工之旅进行了总结——《累吗?累就对了,舒服是留给有钱人的》。

视频发布后引网友众怒

回应:我们也非常惊慌,正在处理

曹译文的这一期视频发布后,先是在小范围内引起了关注,尤其是土木工程相关的从业网友指出了曹译文在视频中的操作不规范。

等到舆论逐渐发酵后,曹译文曾在11月12日道歉,称“这个视频无意消费工人及其他土木工程的从业者们,但我作为视频创作者在选题时考虑不周,无形中伤害了土木人们,对此我诚恳道歉。”

不过,迟来的道歉并没有平息网友的愤怒,热度不降反增,视频的关注度也越来越高,关注点也从土木工程的规范操作偏向了曹译文炫富。有网友表示对曹译文拥有的财富并不羡慕也不嫉妒,但是她不应该在炫富的同时,还嘲讽普通的打工者。

在引爆舆论后,曹译文先是把视频标题修改为了《早安,打工人》,大约在11月18日傍晚,这个视频被直接删除。

红星资本局注意到,普通的网红博主都会和MCN机构签约,但曹译文在简介中称“本人就是老板”。事实上,曹译文名下就有MCN公司。

天眼查App显示,曹译文目前是上海译芃文化传播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译芃文化”)和臻境教育软件科技(上海)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臻境教育”)两家公司的大股东。

11月19日,红星资本局致电负责曹译文相关商务的工作人员,对方称,“我们现在对这件事情也是非常的惊慌,正在处理这件事,目前没有办法回应。”同时,该工作人员强调称,目前正在积极地解决这件事情。

家族企业

因拖欠32万元成被执行人

红星资本局注意到,前不久,曹译文等人还登上了《TATLER尚流》9月刊,登上这一期封面的人物几乎都是父辈有所成就的“富二代们”。

其中,该杂志称曹译文来自建筑世家,从她爷爷那辈人起,她的家族就一直在参与国内外的重要建筑项目,比如参建上海迪士尼等。

曹译文在采访中称,她有个哥哥,她没有接班家族企业,但也无法完全背离。她创立的两家公司——译芃文化和臻境教育会孵化衣食住行各个领域的IP,再利用IP的聚合效应打造小资生活平台,反哺家族企业。

另外,红星资本局通过天眼查App发现,曹译文曾担任上海弘韬建设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为“弘韬建设”)的历史股东。该公司的经营范围包括房地产开发与经营、工业与民用建筑和市政公用建设工程施工等,且78.57%的股份持有在曹姓股东(曹栋胜和曹真昊)手中,两人疑似为曹译文的父亲和兄长。

值得一提的是,弘韬建设上个月刚被曲周县人民法院列为被执行人,涉及的标的为31.91万元。这近32万元的执行标的只不过是曹译文银行存款的2%。

红星资本局通过天眼查App查询,这一笔执行标的起源于2018年。

当时,弘韬建设将承包的防腐工程项目分包给了一名为许大永的人,该工程的验收结果为合格,但未支付近32万元的工程款。一审和二审法院均判定弘韬建设应付相关的工程款。

10月15日,曲周县人民法院将弘韬建设列为被执行人。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365体育现金官方网站_365真人网站 » 富二代网红直播晒千万存款 家族企业却被指拖欠工程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