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如何支持男孩摆脱学业成绩困境?

父母如何引领

父母对孩子在学校的健康发展有着积极的影响。当然,男孩在学校遇到困难的时候,父母并不热衷于从自己身上去寻找原因,这是可以理解的,有时候这么做也是解释得通的。孩子许多在学校发现的问题不是在学校发展出来的,而是从家庭带过来并在学校呈现出来的。

父母应该承担起责任,为男孩更好地胜任学业作出积极的贡献。在青春期前和青春期开始的阶段,父母对男孩的这种支持和陪伴尤为重要。再往后拖,男孩变得越独立自主、越自信,就越不容易被说服被命令。因此,在男孩 15 ~ 16 岁的时候,他应该有坚定的方向和组织能力,能够独立去完成自己的学业以及主动去完成相关的作业。

西蒙的父母有些担心和不知所措。他越来越退缩,在学校几乎什么都不做,他从内心已经放弃了学业,或者只想上一节课。他也好几个星期没有打扫房间了。父母已经黔驴技穷。父母将西蒙带到了心理咨询室,事情很快就搞清楚了:这是一段缺乏领导力和明确指令的关系。西蒙罹患了严重的抑郁,且需要帮助。我觉得儿童青少年的精神病房更适合他,但他不想住到那里。协商之后,我们同意他先在门诊就诊, 以便做出诊断并寻找到一个好的解决方案。

父母需要为男孩做些什么?他们需要为他们的儿子提供一个明确的指令,去鼓励他们,并帮助他们做好时间管理。如果他们主动去解决教养本身的不适感,而不是将其丢给教育机构,如果他们及时和男孩学校的领导者进行协商,尽可能在必要的时候为男孩建立坚强的后盾的话, 就可以更强有力地支持到他们。

以下为您提供一些建议。

给孩子明确的指令

父母对待学校教育的明确立场为男孩的教育提供了良好的基础。学业的成功主要靠勤奋主动的学习和练习,而不是灵光一现。然而很多男孩更愿意相信天赋要比勤奋更有意义。男孩自己会发现,学校不是游乐场,他们的父母也会告诉他们这种想法有一定的道理。但是这不是唯一的甚至根本不是最重要的事情。努力很重要,但是应该和学习的愿望结合起来。否则,就只有压力和屈服,对男孩没有好处。这种压力是朝向内在的,它时刻压迫着男孩的内心,会以攻击性、自私自利或贬低他人的方式向外表达出来。因此,来自学校的明确的指令对于每个孩子而言都是宝贵的支持。

乌里自己的学习生涯就不怎么顺利。他那消极的态度已经传递给了他的儿子。在一次谈话中,乌里发展出了一种新的态度,他想要传递给他的儿子:“在学校,你必须付出努力,有时这会困难重重。但这是我们无法逃避,必须要去面对的!”

明确性还包括对男孩真实的觉察,如其所是。当孩子分享他在学校的生活、在学校的体验和应对方式时,父母应该用明确而温暖的关注来陪伴他,这对于他是否可以发展自己的动力并进一步发展下去起着决定性的作用。行为动机的基本核心是渴望被看到和被感知到。和父母稳定的关系、父母的在场和他们对男孩的兴趣是社会认同和积极关注的形式, 是爱的明显标志。对男孩来说,贯穿一生的动机就在这里生根发芽(当然也会随着人生阶段的不同而发生变化)。

对于父母和男孩来说,在和学校相关的事宜上有一个稳定的边界感也是很重要的:我该在哪里喊停,男孩该在哪里开始?许多父母很难有一个明确的自我边界:他们不能和男孩保持一个合适的距离。“我能理解你的感受”,这不是共情,这时男孩感觉自己就像是父亲或是母亲的一部分一样。比如男孩在学校表现不好并因此受到批评,父母就会觉得是自己受到批评似的。遇到争吵时也是如此——他们会立马出现和男孩类似的反应;在他们真正了解发生了什么以及老师对男孩的看法之前就无条件地和男孩结了盟。在这时,父母应该进行批判性反思,并去觉察自己的反应。这有助于男孩明确地意识到:他们必须要独立自主地去处理自己的问题,而且这很必要。明确的边界意味着去感受男孩的感受, 和他们有所联结,但是同时又要放手让他们去为自己的行为负责任。

给孩子有效的鼓励

明确的父母相信男孩的潜力、学习能力和毅力。如果他们在这种信任的背景下对他进行鼓励的话,影响力是巨大的。 “我敢肯定,你可以的,证明它!”“你可以做到,上次你就搞定了!”表达对他们的信任, 这是一种充满爱意的认可方式。如果男孩感到沮丧,而父母去共情他们, 那也是很好的支持。比如,“你的意思是你觉得搞不定,是这样吗?”“你现在对这个没有什么兴趣?”但是当变成纯粹的怜悯时,父母就偏离了他们支持男孩的本意。他们不是站在男孩身旁,而是越过了他。“哦, 可怜的男孩,他没有必要去承受这一切。”

“你可以做到的!这不会压垮你,然后你会为自己感到高兴,并想要给自己一些奖励呢!”

“我喜欢你这样,你总是关照到所有人,菲尼!” “太棒了,菲利克斯,我确定你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鼓励意味着毫无保留的单纯的认可,因此,这种表达要比“还不错, 但是你可以做得更好”更有帮助。

● 鼓励是认真而严肃的,不能敷衍了事

头也不抬地说着:“是,做得好。”这不是鼓励。如果总是对一些不言而喻的小事赞美和欢呼的话,并不会真正对孩子产生刺激作用。过于笼统的赞美会让人变得依赖和不够自主,过度单一的赞美会适得其反。如果觉得他做的什么都好或是很了不起的话,男孩就会变得骄傲自大或是在没有赞美的时候就不再相信自己了。

● 鼓励需要关注和精确性

“做得好,我为你感到骄傲。”这太模糊了,男孩需要具体的鼓励: “今天,你已经学会了所有词汇,并且在写作时只犯了一个错误,你现在英语学得这么好。”“你真的可以为自己感到骄傲!”

因为我们更容易接受批评,所以对于鼓励,我们需要一些下意识的行为。鼓励的练习可能很有用,例如,一个“优势日”,一个增进自信心的“幸福日”:约定只关注这一整天的优势,并相互交流。或者,当访客来访时, 邀请所有的人,只记录下优势,并将其命名。例如,当陌生的成年人鼓励和支持男孩时,就会激发他们的积极性,并使他们充满自豪感。

偶尔表示一下欣赏、一周表扬一次是远远不够的!对于男孩来说, 最好的鼓励是:持续不断地、恰到好处地、一次又一次下意识地予以关注,并针对其优势和努力给予赞赏。鼓励通常意味着男孩是值得信赖的: 这通常比他们自己感觉到的信任还要多。男孩经常陷入困境,要么设定了一个难以实现的很高的目标,当他们意识到这目标无法企及的时候会很快地陷入失望之中;要么因他们定的目标太低而陷入平庸。鼓励通常需要父母准确地知道男孩现在所处的位置、他能做到些什么、他将会达到哪种程度。

● 良好的反馈也是鼓励的一部分

要做到这一点,父母需要仔细观察。一个良好的反馈需要传达给男孩这样四点信息:他在哪里、他能做些什么、你相信他能做到些什么以及下一步能做些什么。这对许多父母来说会比较难,他们以为给男孩一个“好”的等级就是一个充分的反馈了。其实他们仅仅是给男孩颁发一个成绩,而不是去给予真正的反馈,通常这是一个充满羞耻感和毫无意义的体验。我们常常不知道应该怎样去鼓励孩子,因此我们必须要去学习并多加练习。

我经常在咨询中遇到一些非但不鼓励男孩,而且还和男孩一起抱怨的父母,他们通常把学校的作业视为一种可怕的要求,这会削弱男孩的自信心。总是和男孩一起抱怨学校的苛求和负荷,使他无法现实地对自己的能力进行评估。父母过低的要求以及小心翼翼地去照顾男孩的敏感性,这只会使他高估自己,让男孩陷入幼稚的狂妄自大中。当然,父母可以和他的儿子因为在这个阳光明媚的周末还有一堆作业而发牢骚,但是更应该一起去考虑一下如何能挤出时间,使全家人无论如何都能够去郊游。

男孩可以独自完成作业,自己背运动包,自己解决许多冲突,因此这些情况下他们不需要有人来庇护。溺爱和纵容只会让男孩变得依赖和不够独立。鼓励、反馈、幽默、给予男孩充满信任的引领,这样男孩才能够变得更强大,并体验到自我效能感。

特别是对于较小的男孩,“问—说—做”技术对学校作业的完成很有用:

我现在要做什么呢,第一个作业是什么? 啊哈!我应该写一个故事。

这个故事是怎么开始的?我写下第一句话,然后再读一遍。然后我问自己:它应该怎么发展下去?我先把一些要点记录下来。

让孩子大脑获得充足的休息

在学校的学习需要花费孩子大量时间。父母可以在这点上支持男孩: 给孩子预留出足够的时间和空间。在繁忙的日常生活中要做到这点并不容易,但是如果对时间的把握足够好的话,男孩会受益匪浅的。在下面两种情况下,孩子需要充足的时间:复习所学的内容、做作业或是准备考试或小测验;另外,大脑用来处理信息的时间也非常重要。休息(停顿) 是很重要的,以使得大脑皮质中的信息被“沉淀”,例如,在单词学习或是家庭作业之后。

因此,大脑每天都需要一段较长的调整休息时间,来处理和巩固经验和所学的东西。所以,男孩需要充足的睡眠。在青春期以前,父母有责任确保这一点。同时,尽可能明确的协议也是有帮助的。

电子媒体,例如计算机、手游、游戏机和电视,是一种低门槛被动的娱乐方式,男孩们喜欢用它来打发空闲时间。目前一项让人印象深刻的测试表明,这些电子设备会影响孩子在学校的表现。男孩带游戏机去学校会让情况变得更糟糕。视听媒体对许多男孩都充满极大的诱惑,他们很难摆脱对它们的迷恋。它们吞噬了孩子很多的时间,并占据了其大脑大量的空间。毫无疑问,电脑和手柄控制游戏是真正的学习破坏者。

这不是在妖魔化媒体,也不是去提倡全面禁止这些媒体,它们有其意义和价值。但是在时间管理上,男孩需要父母的支持来进行调节。他们需要的很简单:一段充足的时间以确保男孩的大脑来学习,一段充足的时间来休息和睡眠,使得大脑可以加工处理所学的东西,并且避免所学的东西不会马上被覆盖并因此被删除。

活跃的男孩特别需要安静的时间。他们必须要安静下来,去领悟、去感受自己,和自己独处。男孩在下午和晚上需要休息时间,以使得他们可以很好地在学校度过次日早晨和中午的时光。男孩在家的时候最好可以保持轻松愉快的心情,至少保证自己在喧嚣的日常生活中可以有片刻安宁,或是干脆到外面的大自然中去。因此父母需要花时间来照顾孩子,尽可能地慢下来,使自己和儿子不被匆忙所淹没,这个时候你只是简单的陪伴就好了,没有什么要求,也没什么要做的。

这些短暂的瞬间能够提供更多的安宁,父母亲可以询问男孩这些问题:“你怎么样,你现在觉得如何?”在做作业的空当给孩子一个拥抱, 在吃饭之前握一下手,让孩子在完成数学作业之后稍微站起来一会儿, 深呼吸,伸展一下四肢,然后再继续学英语。

勇于担责不推诿

学习、上学、教育和发展——所有这些对男孩来说并不总是令人愉快的,对于需要和他们一起去做这些的成年人来说也不会有多舒服。因此,那些非常重视教育中的明确感和亲密感的父母,自己承担了一部分令人不那么愉悦的教育任务。他们会操很多心,包括帮他们的孩子逐渐熟悉、掌握规则,遵守规则,如果不遵守的话,他们还会或多或少地感到不舒服或是不得不去承担一些后果。他们帮助男孩慢慢去控制他们的冲动:不要总是想说的时候就说,而是等待谈话中有了合适的间歇再说; 不是盲目行动,而是三思而后行;他们帮男孩克服挫折,不让他们独自出现在舞台中央;他们帮助男孩去意识到需求不一定总是要马上被满足, 而是可以延迟满足,或是根本满足不了。

一些家长能力有限,没有办法把他们的爱带到关系中去。他们这样理解他们的关系,在家庭里以和为贵,想永远都做最有爱的父母或是只以好示人。但是他们也会意识到,男孩必须要学习并掌握很多东西。人生不是只有快乐,也并非总是一帆风顺,不可能没有冲突,不可能不费吹灰之力就得到好处。因此,这留给父母一个问题:如果事情进展不顺利,他们就需要去要求、激励男孩。这种感觉一点都不好,因此越来越多的家长倾向于让别人背这个锅,尤其更喜欢让学校来承担:学校应该去操心这个部分, 让他们的孩子努力学习,发展出责任感和自律性,完成学校布置的任务, 适应团体。他们希望学校能够正确教育男孩,并使他重新走上正轨。他们希望学校严厉一些,这样他们的孩子就能更好地配合自己。

但是显而易见的是,即使父母因为工作等原因导致能和孩子待在一起的时间少之又少,但为儿子这些品质打下基石是他们的任务,如果任务没有及时完成,这些难题在儿童后期或是青少年期总是会“卷土重来” 的。因为当男孩嗅到这种责任被推诿的味道时,他们也会允许自己这么做。众所周知,孩子通过模仿来学习,他们的做法会和父母如出一辙。这样一来,他们就不用为他们的失败负责任,而是由别人来承担;然后他们就需要其他人来调教或监督自己;最后他们转过身来说一句:“不是我,是他!”

即使是困难重重,家长也应该试着自己去解决,不能单纯地希望学校教会男孩尊重或是责任感。有些男孩无疑是一个挑战,而且当父母束手无策的时候,这恰恰是在暗示父母要立马做出改变。但是许多家长会感到不知所措,并很快就放弃了。

被介绍去做教育咨询的大多数孩子是男孩。其中一个原因是父母放弃了领导权。如果父母出现不再能承担领导和责任的感觉,那么这在暗示父母是时候去寻求一个短程支持了。

父母希望男孩在学校恢复理智是可以理解的,但是学校做不到啊。有的时候家长和学校领导或者一些老师合作会很有帮助,因此和学校的负责人,比如与班主任谈一谈,在教育孩子方面达成统一战线是很有用的。学校不会去补偿父母的力不从心,它不是一个可以让男孩社会化的魔法盒。在这里,父母也需要扪心自问,以使得他们在他人的支持下, 重新获得家里的明确感和领导力。

给老师补台不拆台

如果男孩在学校和家庭都受到了明确而良好的照顾,每个人都相互尊重和欣赏,那么他通常更能脚踏实地,同时目标也更明确。

因此,父母的任务是强化老师的作用。老师是专业人士,是值得信赖的。他们对男孩的洞察力对父母来说是弥足珍贵的,因为很多男孩在学校的行为通常是不会带到家中的;家长几乎很难看到孩子在学校的表现——这里不仅包括好的部分,也包括有问题的部分。一些家长一开始就把老师放在对立面,这对男孩没有好处,这会造成不必要的冲突,同时也在贬低学校的专业性。男孩很快就会清楚地注意到,学校和家长对彼此秉持怎样的态度。

两个四年级的男孩不被允许参与校外的体验课,因为他们不能很好地遵守规定,老师认为带他们外出太危险了。这两个男孩必须留在学校,在其他的平行班里上课。两个男孩的父母并不清楚这一点,然后就去找学校理论:为什么不让他们去上体验课。

在学校,老师承担引领的责任,他们应该得到尊重和重视。

一个男孩在家信口开河地谈论老师的时候,家长应该阻止他。但是, 他的不满可以被认真对待,例如可以去询问他:发生了什么?在这种情况下出了什么问题?究竟是什么让你如此讨厌他?

当你的孩子在家骂老师的时候,请制止他!当然,他肯定也会抱怨和大喊大叫,但是一种笼统的贬低会伤害学校的领导、老师。这里我强烈建议家长要尊重老师、尊重老师的工作。确切地说,家长和老师坐在一条船上,纵容这种笼统的贬低也会损害自己的领导力。

也有一些家长“孜孜不倦”地拆解学校的领导力。批评老师,说学校的坏话,一概而论地去谈论老师,例如反复地强调偏见,或是贬低某个老师、质疑他们的工作等。所有这些都损害了学校的领导力。这会使得男孩进退维谷,他们很愤怒,同时也陷入了冲突之中。同时老师或是家长通常会用权威的方式作出回应:老师要求男孩遵守纪律,家长以投诉和抱怨威胁学校。大部分时候,那些家长不会想到自己有一天要为自己的态度买单。因此,父母要注意这种对学校领导力间接的贬损;父母是男孩的榜样,如果父母随意中伤学校的老师,其自身领导力可能会贬值或者变得一文不值。

西奥是位聪慧且创造力十足的男孩,他被怀疑患有注意力缺陷多动障碍(ADHD),目前正在上二年级。他总是在尝试引起他人的注意。当老师要求他现在去做作业的时候,他总会掀翻桌子。

然后老师就会友好而确定地告诉他应该把桌子重新放回去。他对此无动于衷。然后老师就告诉他必须在放学前一小时将桌子放回原位, 没有复原的话他就需要和老师待在教室,并会在休息的时候通知他的家长。放学的时候,桌子还是原封不动地躺在地上。西奥必须要在学校待更久。45 分钟之后他把桌子扶了起来,两个人离开了学校。妈妈在门口等着他:她把他抱在怀里,心痛不已,并义愤填膺地骂老师可恶。

当然,接纳学校领导力并不意味着不允许批评与反抗。如果老师玩忽职守,如果男孩被虐待或被不公平地对待,这时男孩当然是有权力反抗的,父母也需要给予男孩强有力的支持和帮助。这时候父母的任务就是要保护男孩,不卑不亢地去面对老师或学校领导。家长要态度明确, 并进行积极的干预。

学校的环境和氛围对男孩的成长很重要。而男孩的行为举止很大程度上取决于父母的努力。如果有领导力的父母能够与孩子建立明确的关系,那么男孩就会很容易去认同老师、去接受和遵守规则,他们会更有团体适应能力,更愿意努力去接受学校制定的目标和学习形式。

来源:选自《男孩需要明确的指令》,由化学工业出版社授权发布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365体育现金官方网站_365真人网站 » 如何支持男孩摆脱学业成绩困境?